欢迎来到淮北師範大學!
您現在的位置:淮北師範大學 >> 媒體關注>> 正文內容

《國際出版周報》采访《故园与远方:78级同窗散文三人行 》作者之一、我校校友尉天骄

文章來源:黨委宣傳部 發布時間:2021年02月01日 點擊數: 次 字體:

尉天骄、金科、任启亮三人是淮北煤炭师范学院(现淮北師範大學)中文系78级同学,毕业后或于高校任教,或为机关公务员。散文写作是三人的共同兴趣,几十年来,他们笔耕不辍,相互交流、激励,多有建树。三人合著的散文集《故园与远方:78级同窗散文三人行》饱含着丰富阅历和浓浓同窗情。近日,《國際出版周報》学习强国采访了三人中年龄最长的尉天骄教授,听他讲述散文集背后的故事。

鏈接地址:https://article.xuexi.cn/articles/index.html?art_id=17396159994801719571&item_id=17396159994801719571&study_style_id=feeds_default&pid=&ptype=-1&source=share&share_to=wx_single

茲錄入原文如下:

朦胧半生事同窗知己情——《故園與遠方:78級同窗散文三人行》答問錄

國際出版周報

2020-12-11

作者:胡倩倩

尉天骄、金科、任启亮三人是淮北煤炭师范学院(现淮北師範大學)中文系78级同学,毕业后或于高校任教,或为机关公务员。散文写作是三人的共同兴趣,几十年来,他们笔耕不辍,相互交流、激励,多有建树。改革开放之初激动人心的高考,早已载入共和国史册,而这一部饱含着丰富阅历和浓浓同窗情的《故园与远方:78级同窗散文三人行》,在78级大学生这个独特的群体里,或许是一种别样的咏唱。近日,经任启亮先生引见,我报采访了三人中年龄最长的尉天骄教授,听他谈谈散文集背后的故事。

記者:本書封面上有三個關鍵詞“徽風京韻散文”、“故園與遠方”(主標題)、“78級同窗”,請您簡單分享一下與它們相關的故事。

尉天驕:“徽風京韻”的主題是安徽文藝出版社策劃的。書稿交付出版社後,責編來電說,他們正在組織一批安徽作家,出一個散文系列。作者需是皖籍,其中的人需有在北京發展的,或有過在北京工作生活創作的經曆;作品的內容要有安徽地域生活特點。我們三位作者都是皖人,在安徽高校同窗四年,現在工作生活在南京、成都、北京三地,都有故土親情的牽連,也有著自己的生活軌迹和見聞經曆。三位皖籍遊子在故鄉的安徽文藝出版社聯合出書,就像與同鄉的作家朋友同居一室,互相交流切磋,是令人親切溫暖的幸事。

《故園與遠方》的書名,經我們反複商討、推敲而定。“故園”取其廣義,不僅包括生于斯、長于斯的家鄉故土,也包含精神的家園———母校。我們三人的作品中分別抒寫了對故鄉親人、轶事、風物的記憶和感懷,也有對校園生活的朝花夕拾,字裏行間充溢著濃郁的鄉愁情懷。“遠方”的含義較明顯。三位作者畢業後分居于三地,在遠方延伸各自的人生道路:工作行蹤、文化考察、寫作采訪、旅行見聞、外事出訪,軌迹有交集而又各具特色。異中有同的,依然還是那個“原點”———改革開放時代成長起來的一代人的眼光和心態。我們以此來觀察生活,體會人情世態,寫作上具有不約而同的情懷和格調。從故園到遠方,距離遠了,心靈依然共振共鳴,本書展現的就是我們從故園走向遠方的人生之路和心靈閃光。

“78級同窗”,是我們文學的啓航地。“文革”之後恢複高考,78級是第二屆也是首次實行全國統考入學的。當時國家百廢待興,尤其是我們那所地處皖北小城的師範院校,教學設備和生活條件相當簡陋,但那時的大學校園充滿青春激情,好學上進之風可能超出當今大學生的理解。1980年前後,與“科學的春天”同時,“文學的春天”“思想的春天”也已降臨,文學站在思想解放的前沿,成爲全社會關注的精神熱點。當時,在每一所大學的中文系,一些同學心裏都有個“作家夢”。全國中文系78級群體中,出過不少作家,堅持業余寫作的應該也很多。大學期間,我們三人都在報刊上發表過一些小文章,算不上作家,然而熱愛文學、熱愛寫作的種子已在心底種下。畢業之後各有工作職責,但始終沒有放棄散文寫作,不僅一直保持著相互通信,而且經常利用出差見面的機會品評作品,交流體會,砥砺前行。近年來不是時興老同學集體出遊嗎?其實,我們三位同學在文學之路上已經結伴旅行了40年,現在還在旅途之中,這種精神上的攜手同行別有一種韻味。人常說“文人相輕”,同學中有創作才華的不見得就能抱攏成團。像我們三人,40年如一日,在散文寫作方面相互激勵,並肩前進,可能是不多見的現象。三人都寫過相互品評作品的文章,不是只說好話,也會毫不留情地指出不足。這一部同窗三人的散文合集,在78級大學生這個獨特的群體裏,或許是率先發出的詠唱。出版社在封面上特別注明:“這是一部獨特的散文合集”。所謂獨特,並不是說我們三人的散文寫得多麽獨特,而應當是指這個“40年堅持不懈互相激勵寫散文”的獨特性吧。這也是我們三人一致選定副標題爲“78級同窗散文三人行”的緣故。正是因爲有了這樣一個符號,《故園與遠方》一書出版後,不僅在77級、78級這兩屆老大學生群體中引起了一些共鳴,也在後來的各屆大學生中産生了積極的反響。

記者:《故園與遠方》是三個人的散文合集。除了“78級同窗”這個共同點,促成“三人行”的機緣還有哪些?三部分集之間相同點是什麽?不同點又有哪些?

尉天驕:促成“三人行”的直接機緣是,2018年秋我們三人重返母校參加入學40年紀念聚會。觸景生情,撫今追昔,已不年輕的我們不禁生發了對青春的感慨,乃商定同心協力,合出一本散文集,展示我們的人生軌迹和情感曆程,以紀念改革開放,也向社會展示新時期成長起來的一代青年的“心電圖”。經過認真挑選和編排,彙成一冊,並反複推敲書名,就成了《故園與遠方》這本書。副標題中的“三人行”,體現的是三位作者散文寫作的實踐之行,展示出不斷前進的腳步,互相激勵的行蹤,有1+1+1>3的效果。這對于作者和讀者,意義應當都是相同的。

本書三部分作品最明顯的共性,就是思想情感的“同調”,即作者心態和眼界的一致。我們三人都是下鄉、回鄉知青,經曆過廣闊天地的鍛煉,心靈貼近基層群衆的生活,對社會變遷深有體會。改革開放伊始進入大學,時代春風哺育了我們的精神成長。有著這樣相同的生活閱曆,寫作時無論是回顧往昔的人和事,還是審視當前所見世態人情,都滿懷真摯情感,表達出對生活的關懷、關愛之心,不超然、不冷峻、不無病呻吟、不爲文造情。老一輩散文家王宗仁先生爲本書作序,題目就是《熱愛生活是他們文學共同的根》,就敏銳地觀察到了三人的作品前後貫通的情感基調。用眼下流行的詞來說,這就是我們作爲改革開放年代最早幾屆大學生的“三觀”。

三部分作品也各有特點,一是體現在入學之前經曆各異,更多的區別源于畢業以後崗位職責的不同。我本人在高校從事教學科研工作,金科在西部的省級機關服務,任啓亮長期在中央國家機關工作並成爲高層領導幹部。工作重心有區別,工作特點、生活經曆也有所不同。比如,同寫國外見聞,有的是旅居生活中接觸的事物,有的是旅遊途中的所見所知,有的則是訪問考察時的所行所遇。這樣也有特殊的好處:不僅能看見一片小小的“林”,感受到彼此之間情感聯系和心靈呼應,同時還可以見到一棵棵“木”,在散文寫作的共性之中看到三位作者書寫內容和文字風格的個性。

記者:在爲本書選篇時,你們是如何考量的?與時代相呼應,想通過選這些篇目傳達怎樣的感悟?

尉天驕:三位作者在報刊發表的散文作品數量都不少,也都出版過專書專集。這次受容量限制,只能挑選少量有代表性的作品。首先是要傳達積極向上的精神,表達對祖國、家鄉、母校、師友的純真情感,展示改革開放帶來的生活變化,以及對青春歲月的真誠懷戀。同時也體現三人生活內容和寫作特點,展示題材的多樣化。我在高校從事教學和學術研究,對水文化關注較多,寫過一些隨筆,也有國外旅居期間寫的遊記類散文,因此選取了若幹篇作品組成“域外見聞”和“水文化隨筆”兩個小專題,另有幾篇《歲月回味》是對大學生活的回憶和對生活環境的關注,憶舊的情懷之中融入了當下的體驗。金科當過知青和工人,發表過數百篇散文,出版過長篇散文集《鄉賢》等好幾部散文專著。爲了突顯“故園”和“遠方”這兩個元素,在“故園夢影”輯中選了能夠映現出時代印記和特征的作品,具有一定的曆史價值和意義。在《行遊拾穗》輯中,選取了幾篇關于作家在海外受到永久敬重的散文,諸如一些國家將本國優秀作家的肖像印在錢幣上等,這些作品很能啓發人們深思。《蜀中劄記》輯中所選的《至公堂隨想》《我和蜀中的三老作家》《我的精神還鄉》等篇,也都有這方面的意向。任啓亮出身農家,當過農村幹部,對故土親友感情深厚。進入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後,經曆比較豐富,走的地方、接觸的人物衆多,有較多國外訪問考察的機會,視野相對開闊,作品題材廣泛。概而言之,主要是三個方面的內容:一是早年生活的回憶,如《故鄉是淮北》反映家鄉的發展變化和曆史文化,《挂在空中的菜籃子》《瓜田的誘惑》等記述兒時生活片段,還寫了對自己成長有較大影響的人物如母親、老師等。二是改變自己命運的重要時刻,如《考大學》。三是國內外的遊記,不是簡單的記述遊蹤,而是展示旅途的發現,以及引發的思考和情感體驗,如《未曾想到》《從新德裏到老德裏》等。

記者:三位作者都有非常豐富的人生經曆,這對各自的散文創作有怎樣的影響?

尉天驕:文學作品的思想內涵、精神格調以及題材與內容,甚至包括表達手法,都與作者的人生經曆關系密切。三位作者在“文革”期間,家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,經曆了生活磨難和人生冷暖。畢業後,工作崗位不同,業務特點各異,又分別生活在三個不同的城市,但作爲改革開放的親曆者、參與者,也是受益者,是時代爲我們的思想塑形,形成了情感定位和閱人觀世的眼光。三人的散文創作盡管題材廣泛,時空跨度很大,表達方式各有特色,但基調都是積極向上的、健康進取的、充滿正能量和真性情的。三人的心路曆程和情感體驗自然真實,有深度、有特點,筆下的世事滄桑、故鄉情懷、祖國山水、異域風情、人生感悟、生命意義各具風韻,色彩斑斓,又交相輝映。同時,三人的不同經曆和生活的文化背景,使各自的表達方式也具備不同的特點和風格。

記者:1978年在中國曆史上是一個特殊的年份。三位作者畢業後一直從事與文字相關的工作。您對當下中文系學生和文字工作者有哪些寄語或期望?

尉天驕:我們三位的本職工作,雖然離不開文字,但那是研究論文、理論著作、機關公文,與文學創作相去甚遠。文學是詩與遠方,我覺得中文系的學生和其他文字工作者,還是要在完成學業和本職工作的基礎上,發揮自己的特長,保持對生活的激情和熱愛,用業余時間拿起筆來,熱情擁抱心靈的遠方。

我希望這本凝聚著濃濃同窗之情的作品合集,能對今後畢業的大學生們起到抛磚引玉的作用:在大學校園裏結下的同窗之誼,還可以用相互激勵、攜手前進的寫作方式,超越時空的距離,鮮活地延續下去,直至永恒。

责任编辑:许惟一 毛艳琴